维克多·弗兰克(1905年3月26日—1997年9月2日)是奥地利著名的精神病医生,神经病学家和大屠杀幸存者。

弗兰克(Frankl)开发了一种形式的存在分析,后来为积极心理学提供了基本原理—标志疗法。徽标疗法的前提是任何人的主要动力都是在生活中寻找意义。

1942年,弗兰克(Frankl)及其家人被送往集中营。他首先失去了妻子,然后父亲死于饥饿和肺炎。 1944年,其他家庭移居奥斯威辛集中营。在那里,他的母亲和兄弟被杀。

弗兰克(Frankl)目睹他周围的残酷,痛苦和堕落时,他意识到尽管有这些暴行,生活仍然有意义。他设法度过了可怕的经历,因此他可以教别人寻找生活中的意义和目标,而不管他们发生了什么。

解放后,他出版了自传 人’s 搜索 for Meaning最好的之一 励志书籍 直到今天,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关于精神生存的课程。

这是60篇关于爱与意义的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语录(作者为 人’s 搜索 For Meaning)

Viktor Frankl 行情: 人’s 搜索 for Meaning

当我们不再能够改变情况时,我们就是 挑战改变 我们自己。

对异常情况的异常反应是正常行为。

总之,每个人都受到生活的质疑。他只能通过为自己的生活作答来回答生活。一生中,他只能通过负责任地作出回应。

生活就好像您已经第二次生活一样,好像您第一次做错了现在就要采取的行动一样!

除非他以绝对的诚实问自己,在类似情况下他是否会做同样的事情,否则任何人都不应做出判断。

我不会忘记对我所做的任何善举,也不会怀恨坏事。

人不仅存在,而且总是决定他的存在将是什么,他将成为下一刻。同样,每个人都有随时改变的自由。

一个男人’对生活价值的担忧,甚至是他的绝望,是一种生存上的困扰,但绝不是一种精神疾病。

因此,重要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生活,而是一个人的具体含义。’在给定时刻的生活。

一个人真正需要的不是一个无张力的状态,而是为自己应得的目标而奋斗和奋斗。 

人生最终意味着承担责任,为自己的问题找到正确的答案,并履行为每个人不断设定的任务。

恐惧使人们害怕的事情成真。

这不是不受条件的自由,而是对条件持立场的自由。

有些事情必须使您失去理智,否则就没有损失。

至于集体罪责的概念,我个人认为,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或一个人的行为负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没有什么是无法撤消的,什么也不能解决。我应该说,存在是最确定的一种。

因为世界处于一个糟糕的状态,但是除非我们每个人都尽力而为,否则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糟糕。

可以通过三种方式使生活有意义:首先,通过我们赋予生活的东西…第二,我们从世界中获取的东西…第三,通过看待命运的立场,我们不再能够改变……

自奥斯威辛集中营以来,我们知道人的能力。自广岛以来,我们知道有什么危险。

无论您发生什么事,您都可以通过想象会变得更糟来选择感恩的心!

正是这种精神上的自由—不能被带走—使生活有意义和有意义。

幽默是另一个灵魂’争取自我保护的武器。

并非每一个冲突都一定是神经质的。一定程度的冲突是正常且健康的。 

借助许多幸运的机会或奇迹回来的我们—任何人可能选择称呼他们—我们知道:我们最好的人没有回来。

归根结底,人不应该问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而是必须认识到被问到的是他。

Viktor Frankl 引号 on 幸福

这是非常的追求 happiness that thwarts 幸福.

幸福必须发生,成功也必须保持幸福:您必须不关心它而让它发生。

不能追求幸福;它必须随之而来。

幸福就像蝴蝶。您尝试得越多,它就会飞得越远。如果您专注于其他事情,它会落在您的肩膀上。

如果没有的话,我永远都做不到 笑了。这使我暂时摆脱了这种可怕的境地,足以使它变得宜居。

短暂的生活可能充满欢乐和 它可能比持续八十年的生命更有意义。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人类不是追求幸福的人,而是通过实现在给定情况下固有和潜在的潜在意义来寻找成为快乐的理由的人,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人。

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谈恋爱

爱是人类生存问题的唯一理智和令人满意的答案。

更多的人会忘记自己—通过奉献自己的事业或爱别人—他越人性化,他越会自我实现。 

爱远远超出了亲人的肉体。它在他的精神存在,内在自我中找到了最深层的含义。 

爱是抓住另一个人的内在核心的唯一途径。除非他爱他,否则没人会完全意识到另一个人的本质。 

然后,我掌握了人类诗歌,人类思想和信仰必须传达的最大秘密的含义:人的救赎是通过爱和热爱。

一个意识到自己对一个亲切地等待他的人或一个未完成的工作所承担的责任的人,将永远无法放弃自己的生命。 

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引用希望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即使面对无望的局面,面对无法改变的命运,我们也可能在生活中找到意义。 

曾经无望的我现在的生活 希望-满,但并非一夜之间发生。 

然后,最重要的是最好地见证人类独特的潜力,即将个人悲剧变成胜利,将困境从人类成就转化为成就。

我了解到,一个在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的人仍然可以在他心爱的人的怀抱中,即使只是短暂的一刻,也能知​​道幸福。

我们每个人都承载着神圣的火花,我们每个人也是生命网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众所周知,幽默比人类化妆中的其他任何事物都具有超然性和超越任何情况的能力,即使只是几秒钟。

在所有群体中都可以发现人类的仁慈,即使从整体上讲,这些群体也很容易受到谴责。

人有能力在可能的情况下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在必要时能够使自己变得更美好。

人只有通过展望未来才能生存,这是一种特殊的情况。这是他生存中最艰难时刻的救赎,尽管有时他不得不下定决心去完成任务。

人’内在的力量可能使他超越外向的命运。

掌握幽默感并以幽默的眼光看待事物的尝试是掌握技巧的一种技巧。 艺术 生活。

不受您控制的力量可以夺走您拥有的一切,只有一件事,即您可以自由选择应对情况的方式。

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谈苦难

因此,无论痛苦是大是小,痛苦都完全充满了人类的灵魂和意识。因此,人类痛苦的“大小”是绝对相对的。

但是没有必要为眼泪感到羞耻,因为眼泪证明一个人有最大的勇气,就是受苦的勇气。

从某种意义上说,苦难在它找到某种意义(例如牺牲的意义)时就不再是苦难了。

如果生活中完全有意义,那么苦难中就必须有意义。苦难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使是命运和死亡。没有苦难和死亡,人类的生活将是不完整的。

习惯了丰富的知识生活的敏感人士可能会遭受很多痛苦(他们的体格通常微妙),但是对内心自我的伤害却较小。

绝望是没有意义的痛苦。

对于归乡的人来说,所有人的加冕经历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毕竟他受了苦难,他再也不需要害怕了— except his God.

不必要地遭受痛苦是受虐狂而不是英雄。

除了过去的可能性,我拥有现实,不仅是所做的工作和所爱的现实,而且是勇敢地遭受的痛苦。这些苦难甚至是我最自豪的事情,尽管这些事情无法激发嫉妒。

痛苦只有在我们知道它会结束的情况下才可以忍受,而不是如果我们否认它存在的话。